绝对四码 期期100准|欲钱买皮条客打一生肖

淘集集欲借重組自救,多方博弈恐難解資金困局

  近日,成立僅一年的社交電商平臺淘集集突然陷入拖欠商家貨款、謀求業務重組等風波,備受業內外關注。

  淘集集10月12日發布公告稱,公司將與國內大型機構進行業務重組,最近是融資關鍵期。不過,融資進展如何,接盤方是誰,淘集集在公告中均未透露。

  據藍鯨TMT記者接到的線索,當前淘集集除了面臨商家討債,可能還存在延遲發放員工工資的情況。一位自稱是淘集集的推廣主管對記者反饋稱,自己至今仍未收到9月份的工資,此前公司會在每個月的9-10日發放工資。

  對于重組相關情況,淘集集方面相關人士對藍鯨TMT記者回應稱,重組對象是確定的。對于員工工資一事,對方稱員工工資是每月30號正常發放,且工資是分批發放,目前上海這邊并沒有聽到任何欠薪的信息,上述人士的情況或許屬于個例。

  公開資料顯示,淘集集創立于2018年8月,至今僅成立14個月。從淘集集的發展歷程看,該平臺成長極為迅速,短短時間內用戶數就過億,且用戶大多集中在下沉市場,一度被視為社交電商領域的一匹黑馬。可惜,如今這匹黑馬被勒住了韁繩。

  眼下的關鍵問題是,迅速成長的淘集集緣何淪落至這般田地,能給行業何種啟示?淘集集的商家貨款能否返還?淘集集所指的融資是否屬實,所謂的“大型機構”又是誰?藍鯨TMT將對此持續關注。

  商家自7月起提現困難,涉及五千余商家

  據記者了解,早在今年8月,就有知情人士在微信群中反饋淘集集回款較慢的問題,稱“淘集集回款至少得兩個月左右”。一位電商行業觀察人士稱,由于不同平臺的回款周期各有不同,因此當時這一言論并未上升到資金問題層面,因而沒有引發過多關注。

  不料兩個月后,淘集集的資金危局開始加速發酵。10月1日,淘集集在官方微博發布公告,稱近日有不明身份人員假冒淘集集商家并發布不實言論及視頻,已將相關情況連同證據匯報給警方以協助調查。

  但在該微博下方,有不少疑似為淘集集商戶的微博用戶反駁稱,淘集集這是“賊喊捉賊”,并指出自7月起提現困難,該平臺已經3個月沒有給商家打款,每個商家涉及的應收貨款在幾十萬至上千萬不等。

  溫州電商私圈創始人馬凱躍告訴記者,淘集集拖欠商家貨款一事的確屬實,僅溫州電商私圈就涉及到兩千余商家,累計約5億金額。10月14日下午,馬凱躍通過網絡直播的方式號召商家維權,據其透露,經過本次信息收集,目前被淘集集拖欠貨款的商家至少有五千家,涉及的貨款總額尚未有統計結果。

  10月12日,淘集集再次通過微博發布公告稱,恰逢淘集集融資關鍵時刻,網絡上盛傳的謠言使部分商家感到不安,甚至來訪淘集集總部;為此,淘集集成立了應急小組和商家進行積極溝通。

  同時,淘集集透露稱,公司將與國內大型機構進行業務重組,并強調重組后的平臺在資金實力與技術方面都有質的飛躍,大部分商家都愿意與新平臺繼續合作。不過,淘集集關閉了這條微博的評論功能。

  據記者了解,目前淘集集對于拖欠商家貨款一事提出了解決方案,即商家可與淘集集簽訂一份《債權重組協議》,但該協議的內容讓商家望而卻步。馬凱躍給記者提供的重組協議顯示:淘集集在收到重組方支付的收購價款后一個月向供應商償付債務金額的20%,剩余80%的債務則延期至淘集集與某大型集團公司重組后的目標公司估值達到20億美元或上市時償還。

  7

  員工爆料被拖欠1個月工資,淘集集方面稱或屬個例

  除了拖欠商家貨款之外,淘集集可能還存在延遲發放員工工資的情況。一位自稱是淘集集的推廣主管對藍鯨TMT記者反映稱,自己至今仍未收到9月份的工資,此前公司會在每個月的9-10日發放工資,最晚會在12號發放。

  據其介紹,他主要從事淘集集的推廣工作,淘集集在全國的推廣工作都交由第三方公司上海側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下稱“側甜公司”)負責;由于剛加入不久,目前他尚未與公司簽署正式的勞務合同。

  “當初入職時,城市經理告訴我們到時會入職歡獸(淘集集運營主體公司),并答應我們在今年10月簽正式合同,但現在9月份的工資都沒發,我們這邊六七十人的工資都拖著。我們在釘釘群問過,沒人回復,但現在釘釘群已經禁言了。”該人士如是稱。根據該人士提供的截圖信息,他同時在側甜公司及歡獸實業的釘釘工作群內,身份并無可疑之處。

  根據公開資料,淘集集的運營主體為上海歡獸實業有限公司(下稱“歡獸實業”)。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該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31日,注冊資本10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張正平,自然人股東包括張正平及王蓓珺。天眼查數據顯示,王蓓珺同時為側甜公司法定代表人。依此看,歡獸實業與側甜公司有著不同尋常的關系。

  

  對此,淘集集方面相關人士對記者回應稱,員工工資是每月30號正常發放,且工資是分批發放,目前上海這邊并沒有聽到任何欠薪的信息,上述人士的情況或許屬于個例。

  接盤方成迷,淘集集能否靠重組自救?

  回顧淘集集的發展史,該平臺成長之快令人側目。極光大數據今年5月發布的報告顯示,上線9個月的淘集集月活用戶超4000萬,與拼多多的戶重合度高達55%。在淘集集用戶破億時,淘集集CEO張正平曾表示,這對淘集集而言依然不夠快,2019年下半年淘集集還將繼續提速,加速進軍下沉市場。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網絡零售部主任、高級分析師莫岱青分析認為,淘集集擅長各種拉新玩法,它主要采用把用戶付款、商家貨款用來投放拉新用戶,不斷引入新商家進入這種方式,用燒錢換增長。前期數據增長太快,但用戶留存逐漸變差,因此當增長無法上升加上回款慢,付款方式冗長給商家形成一定壓力就會產生連鎖反應,這種粗放方式的發展阻礙其進一步發展。

  此次危機發酵后,淘集集便釋放出正與國內大型機構進行業務重組的消息,坊間不時傳出有關其重組方的猜測。其中,有多個觀點均指出,阿里或許將成為淘集集的接盤俠。不過,阿里方面對此不予回應。

  對于重組相關的情況,淘集集方面相關人士對藍鯨TMT記者回應稱,重組對象是確定的,但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

  另據《晚點LatePost》報道,淘集集基本上找了市面上所有的戰略投資方,包括阿里、美團、字節跳動等,但目前沒有一家敢投資。

  知名電商分析師李成東認為,戰略投資方更多看重的是平臺與公司自身業務的協同價值,阿里已經有聚劃算了,不太可能會跟淘集集重組。而美團、字節跳動等業務跟淘集集缺乏協同價值,也不太可能成為接盤方。

  在他看來,總的來說,淘集集這次的資金危機恐怕很難邁過去。“盡管平臺還有部分現金流,但致命的是供應商不供貨了,平臺沒貨可賣。”

  莫岱青補充道,從淘集集的危機可以看出,粗暴拉新的方式行不通,平臺更多應該從留存、復購出發,更重視用戶體驗,更好地打造商家生態和運行體系,這樣才能健康發展。(藍鯨TMT劉敏娟 [email protected]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绝对四码 期期100准 五星国际app 羽毛球比赛比分直播 热血传奇是怎么赚钱的 国外莱特币行情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股票分析师头像 浙江20选5走势图基本 足彩比分数据库 安徽时时开奖视频直播 广东快乐10分预测 十一运夺金复式表 pk10玩法及中奖规则 以太币官方教程 极速时时开奖结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技巧 湖北11选5最新投汪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