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四码 期期100准|欲钱买皮条客打一生肖

3300億泡沫破滅,2019年最悲慘的"獨角獸"

  有金錢的地方,就會有泡沫。

  但,泡沫終會有破滅的一天。2019年9月,估值一度超47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320億元)的“獨角獸”:WeWork,突然變得“一文不值”。

  而這一切,都要從WeWork啟動IPO說起。2019年8月,WeWork以470億美元的估值,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IPO招股書,卻慘遭“打臉”:

  報價從470億美元開始,一路跌倒250億美元、170億美元、120億美元……腰斬再腰斬。

  一旦上市,幾乎所有一級市場的投資人將“血本無歸”,最終WeWork在10月6號無奈撤回招股書,擱淺IPO的計劃。

  暴跌情緒泛濫,10月10日,福布斯更是將WeWork的最新估值調低至2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98億元)。

  一級市場吹起來的3300億泡沫,在二級市場的門口突然破滅,可謂是2019年最悲慘的IPO。

  2019年全球最悲慘的IPO

  第一塊多米勒骨牌倒下之時,便是崩盤的開始。

  WeWork 的估值暴跌、IPO夢破滅,損失最慘重的無疑是大股東:孫正義旗下的軟銀集團。截止到IPO前夕,軟銀集團在WeWork投下的賭注超過106.5億美元, 持股比例約為29%。

  就一年前,軟銀愿景基金的負責人曾揚言預測,WeWork的估值未來幾年內會達到1000億美金。可見,當時一級市場的投資機構們有多么樂觀、瘋狂。

  卻不料在IPO時慘遭滑鐵盧,若以福布斯給出的28億估值計算,軟銀集團在WeWork的投資將縮水98億美元,浮虧比例高達92%。

  而更為嚴峻的事實是,孫正義對WeWork的耐心或許所剩無幾。據媒體報道,在IPO擱淺后不久,軟銀集團在董事會中罷免了WeWork的創始人兼CEO亞當·諾依曼,并將上市計劃延遲到年底。

  同時,WeWork將啟動2000人左右的裁員計劃,占公司總人數的比例高達16%。

  CEO被罷免、大幅裁員,顯然無法挽救迫切需要資金的WeWork。10月12日,據海外媒體報道,如果WeWork無法獲得新的融資,公司資金即將在2019年11月耗盡,資金鏈岌岌可危。

  出于對公司資金鏈的擔憂,9月中旬以來,WeWork的債券價格已經顯著下跌。

   

  為了避免資金鏈斷裂,WeWork正在試圖關閉其在紐約曼哈頓的私立學校WeGrow。此外,WeWork正在與以摩根大通進行談判,嘗試債務融資50億美元。

  稍有不慎,這只估值曾一度超3000億元的美國“獨角獸”,將一文不值。

  WeWork,共享空間的“獨角獸”

  2010年,亞當·諾依曼、米格爾·麥凱維在紐約創建WeWork。

  當時的美國,剛剛經歷次貸危機的“洗劫”,經濟仍沒有明顯復蘇,失業率仍然高達8%,大量中小公司倒閉,曼哈頓上的寫字樓大量閑置。

  WeWork便嘗試以低價格接手一棟大樓里的空置房間,將其分隔成中小型辦公室,租給中小型創業公司,為初創企業提供了一個無門檻辦公室。

   

  可見,WeWork的模式非常簡單,與中國的“二房東”非常類似。在市場上找到房產,整套長租下來,然后改造成共享辦公空間,以更高的價格租給初創公司。

  據WeWork的招股書顯示,其營收主要來自于:租金差價(提高商業辦公樓到使用率)、日常服務費(餐茶場租服務外包返點等)、投融資變現、政府額外補貼等。

  其中,租金差價貢獻絕大部分營收,2018年租金收入近20億美元,而非租賃業務僅有1000萬美金。

  憑借著“二房東”的模式,WeWork在短短八年時間,從一級市場融資超過120億美元,迅速全球擴張,在全球29個國家擁有528個運營場地,52萬企業會員,估值一度高達470億美元,成為全球估值最高的共享空間領域的“獨角獸”。

  而WeWork在融資時,給投資人講述的故事是:

  Uber改變了人們出行習慣,亞馬遜改變了人們購物的習慣……WeWork將改變商業地產的玩法,顛覆人們辦公的習慣。

  瘋狂燒錢,3年巨虧300億

  隨著業務規模在全球的瘋狂擴張,WeWork的營收規模增長得非常迅速。

   

  但,殘酷的現實是,與多數共享經濟公司類似,營收的持續增長來源于背后門店不斷擴張帶來的虧損。WeWork從未實現盈利,且虧損金額越來越大。

   

  近3年半的時間,WeWork累計虧掉了42億美元(約合人民幣近300億元)。同時,意味著WeWork每創造一美元收入,就要虧損約一美元,基本上屬于“賠本賺吆喝”的狀態。或許正是因為持續、巨額的虧損,嚇退了IPO報價機構們。

  為了打消投資者的顧慮,孫正義曾在一次采訪中表示,10年之內,WeWork將“實現可觀的盈利”。但數據顯示,孫正義的預測顯得非常無力。

  據招股書顯示,WeWork最大的成本是空間運營支出,其中絕大部分正是租賃費用,公司一般與房東簽訂10至15年的租賃合同,將租賃費用分攤到每期財報的費用之中。

  公司的2016-2018年的空間運營支出分別為4.3億美元,8.1億美元、15億美元,占總營收的比例為99%,92%和83%。雖然有下降的趨勢,但仍然占了營收80%以上。

   

  這是一種非常危險的商業模式,具有相當高的租賃風險。因為簽訂合約之后在未來數年公司承諾支付數十億美元,但卻不能保證未來經濟情況保持良好,且無法保證有足夠的中小初創企業入駐。

  WeWork之所以這么受租客的歡迎是因為靈活性,會員可以隨時離開,也可以隨時入住。一旦美國經濟不景氣,創業環境惡化,WeWork將暴露在巨大的風險之中。

  截至到2019年6月 ,WeWork仍有高達470億美元的租金承諾,將在未來5至10年內支付。

  由此可見,與Uber、亞馬遜不同的是,WeWork的共享模式,非常依賴于資金,重資產屬性極強,且大舉擴張必然帶來巨額的租金成本,一旦融資受阻,資金鏈便岌岌可危,甚至發生違約風險。

  資本吹起來的“大泡沫”?

  巨額的資金消耗,也決定了WeWork的成長史,就是一路融資的過程:

  2016年3月,聯想控股和弘毅資本牽頭的A輪融資,WeWork估值達到160億美元;

  2017年12月,軟銀集團以200億美元的估值,投資WeWork 44億美元;

  2018年7月,WeWork再次獲得由摯信資本、淡馬錫控股、軟銀集團、軟銀愿景基金、弘毅投資領投的共計5億美元B輪融資;

  2018年11月,WeWork從日本軟銀集團公司獲得30億美元的新增投資,估值飆升至470億美元。

  短短2年時間,WeWork的估值飆升了194%,可見一級市場之瘋狂。而與WeWork類似的共享空間服務商IWG,成立已有30年,并在全球擁有5000萬平方英尺的空間、會員數量超過250萬,均碾壓WeWork,而其估值僅有37億美元。

   

  而這也成為了WeWork在IPO路演時,被眾多機構下調報價的依據。

  摩根士丹利稱,WeWork上市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結束:“為沒有實現盈利的互聯網企業,提供慷慨資金的日子已經結束了”。

  共享經濟,將何去何從?

  在最近一波移動互聯網浪潮中,共享經濟或許是最熱的概念之一。

  每一家互聯網企業,都在不斷地追求規模、用戶數、營收,卻將凈利潤拋之腦后,而一級市場的機構們,不斷為這些連續虧損的企業輸血,造就了一個個“龐然大物”:

   

  然而,二級市場正在撕掉共享經濟企業的“遮羞布”。2019年上市的2家“獨角獸”:Uber、Lyft(福來車)不斷被投資者拋售,分別暴跌超33%,55%。

   

  而WeWork則更是“出師未捷身先死”,上市前夕,估值便被兩度腰斬,從470億美元被砍至120億美元。意味著,一旦上市,2016年之后,介入的機構們將全部陷入“虧損”。

  而同樣的故事,在中國也在發生。優客工場、氪空間、SOHO 3Q、夢想加空間、納什空間……一大批模仿WeWork模式的創業公司在中國迅速崛起。據《2018年中國聯合辦公活力指數報告》顯示,截至到2018年第三季度,中國聯合辦公平臺數超過300家

  僅2017年一年,中國共享空間企業在國內的融資額就超過400億元。更為夸張的是,2015年創辦的優客工場,在短短4年時間便完成了19輪、超40億元的融資。

  現如今,WeWork的IPO夢碎,給了中國共享空間的玩家們敲響了一記警鐘:穩定的盈利模式、持續的現金流可能更重要。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全景財經)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绝对四码 期期100准 奶块真的可以赚钱吗 麻将三国有没有免费的 四川快乐12玩法介绍 贵州快3规则 9人赖子牛牛官网下载 比特币价格发展历史 河北快三走势图形态 安徽十一选五 百人炸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老11选5技巧 街头烈战_ag电子游戏 现在卖祛痘产品还赚钱吗 个人理财投资方式 重庆时时彩官网 3d今日字谜 微信捕鱼达人攻略